古风诗词·渔家傲|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

渔家傲 【宋】范仲淹 塞下秋来风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 四面边声连角起,千嶂里, 长烟落日孤城闭。浊酒一杯家万里, 燕然未勒归无计。羌管悠悠霜满地, 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 秋日来,塞下的风景与...

古风诗词·渔家傲|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

渔家傲

【宋】范仲淹

塞下秋来风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

四面边声连角起,千嶂里,

长烟落日孤城闭。浊酒一杯家万里,

燕然未勒归无计。羌管悠悠霜满地,

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

 

秋日来,塞下的风景与江南的风景差异大,向衡阳飞回的鸿雁毫无留恋。响起的号角声带起四面各种声音连绵起伏,崇山峻岭,夕阳落下,暮色霭霭,孤城紧紧地关闭着。

饮下一杯浊酒,想起千里之外的家乡,若不能像窦宪那样战胜敌人,刻石燕然,不能早早地规划回去的日子。羌管悠然响起,天气寒冷,落下满地的霜。在这寂静的深夜里不能入睡的人儿,有为军事策划操心白了头发的将军,也有思乡黯然神伤且流泪的将士。

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号角声里,铠甲战袍,驰骋沙场,豪情万里。然而,也有内心柔软的地方,思念是亲人、是家乡。有家才有国,有国才有家。

猜你喜欢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