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古汉服首页
  2. 历史趣闻

古代有几个盛世时期?盛世时期人们是什么生活水平?

我们常说,汉朝盛世,盛世大唐,明朝盛世,可是说得多了,难免会疑惑和好奇。古时候的盛世究竟是什么样子?毕竟千百年前的世界与现在完全不同,我们经常关注的也许就是某一个人物的生平,而很少去探究一个时代那些普通百姓,所以对于古代的人民生活并没有专门研究的学者了解。既然如此,古时候那些所谓的盛世,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程度?普通人们的生活水平又是什么样的呢?

古代有几个盛世时期?盛世时期人们是什么生活水平?

中国古代盛世里,老百姓能达到什么样的生活水平?这个历史话题,“我们爱历史”的张嵚发表原创文章,选择中国古代几个典型的王朝向我们展示了古代百姓的生活场景。

一、两汉时代

汉朝盛世年间,普通自耕农家常吃麦子做的干饼“糗”,另外还有“汤饼”面食。因为当时没有发酵技术,所以这类主食都是口感坚硬。还有大米或小米做的干饭。稍有点钱的人家,能吃上加甜枣的米饭。日常蔬菜主要是冬葵和蔓菁,大豆从西域传入后,也是火热受欢迎。大豆的鲜叶干枝,当时全是西汉农民的菜。而《盐铁论》以及各类西汉壁画证明,鸡肉以及猪肝等畜类下水,西汉平民逢年过节时,也能吃得上。

古代有几个盛世时期?盛世时期人们是什么生活水平?

汉朝人的出行,比起先秦战国也更方便,北地的边郡养马业发达,大城市里常见高车大马。但放在平民百姓家,最好的也就是轺车。这种两马拉的敞篷马车,经常连座位都没有,基本是走一路站一路。就这种简易马车,也只有中等人家才用得起。普通百姓都是用“鹿车”,即单人推的独轮小车。好些两汉名臣早年贫寒时,都曾推着“鹿车”讨生活,尝尽民间寒苦。

所以说,在汉朝做老百姓,能就着冬葵啃干饼,推着鹿车出去奔波,年节有口鸡肉吃,就是幸福生活。

二、盛唐时代

盛唐的农业生产,发达到“稻米流脂粟米白”,天宝年间唐朝官仓储粮高达九千六百万石。唐朝百姓的食品种类,自然也更丰富:主食有“煎饼”“胡饼”“蒸饼”“稻米饭”各类,“蒸饼”更是唐朝各阶层大爱。汉朝时还非常珍贵的芹菜韭菜,唐代时已经遍及大江南北。瓜果的种类也更多,樱桃梨杏都能吃到。比起汉朝百姓年节常吃鸡肉来,唐朝百姓过节却能吃上猪肉,《北户录》等史料里唐朝百姓过节吃猪肉的桥段,写得十分热闹。

古代有几个盛世时期?盛世时期人们是什么生活水平?

更能反映盛唐生活水平的民俗,当属喝酒。中国古代粮食充足时,喝酒风气才会火热。放在盛唐年间,这事更是大热。《开元天宝遗事》记载,当时长安自昭应县的官道,两边全是各类酒店,各类美酒一路排开,客人们先喝后买,甚至按照饮酒感觉随便给钱。有时更是甩甩手就白送。《岭表录异》里的盛唐广州,集市的各类店铺里都有酒,客人们可以边逛边喝,每天散集后常见喝躺下二三十人。真心喝高兴。这喝高兴的场面,着实证明盛唐的温饱水平,果然不错。

三、两宋年间

宋朝常被调侃为“弱宋”,但经济生产绝不弱。宋真宗年间时,宋朝的岁入就已甩开盛唐三倍多。外加商品经济更发达,大宋百姓的日常生活,变化也是极大。

最直接的就是“吃”,现代人熟悉的煎炒烹炸手艺,宋代时也终于成型,老百姓的家常菜肴,种类也是更多。一线城市的肉类消费也激增。《东京梦华录》统计,每天深夜在汴京南熏门接受检验的猪肉贩子,人数就多达上万。汴京城里面向普通市民的小吃店林立,包子肉饼鹅鸭奶酪全都有,总数多达上万家。不少小吃店都成了百年字号。“舌尖上的大宋”,味道就是这么丰富。

古代有几个盛世时期?盛世时期人们是什么生活水平?

同样变化大的更有“穿”,虽说宋代如汉唐一样,开国就对衣服礼制做了严格规定,却架不住商品经济高速冲击。到了北宋中期时,一些宋初时只有达官显贵才可穿戴的服装,平民百姓就已公然穿戴。曾经只有皇家才可佩带的金银首饰,更变成汴京市井街头风靡。脑筋守旧的北宋高官司马光,瞧见北宋街上身穿丝织品的平民百姓,就曾当场悲愤大呼:“世风日下,贩夫走卒皆穿丝袜”。这声悲愤,却恰道出了宋代最大亮色:发达的两宋经济生产,让汉唐年间许多权贵专享的生活,终于可以服务于平民了。

四、明朝年间

十六世纪明朝“隆万中兴”时,正赶上火热的大航海时代,于是明朝百姓的日常生活,也被来华的欧洲传教士看了个满眼。

在那些好奇的欧洲人笔下,当时的明朝人,着实是“吃得好住得好穿的好”。西班牙人拉达看到,每个集市上鱼肉蔬菜都非常充足,种类比欧洲多得多,价格却比欧洲更便宜。葡萄牙人克鲁士也感叹,广州的明朝老百姓的住房质量极好,砖瓦十分优质,内部条件更是“整洁舒适”。哪怕是普通明朝农夫,家里也备有华贵的衣服,在参加盛大活动时穿出来。如此明朝,以传教士利玛窦的说法,真是“远比欧洲富裕得多”。这记载只是走马观花。

古代有几个盛世时期?盛世时期人们是什么生活水平?

明末清初学者陈舜的《乱里见闻录》里,也清楚还原了万历年间的广东生活:六七文钱可以买一斤肉,一二钱能买一斤鱼,三文钱更可以买到一斗盐。堪称“百般平易”。也同样是这“百般平易”的生活下,明朝中后期奢靡风气大起,但以饮食来说,《五杂俎》里记载,那时南方的水产,常年充斥北方市场,江南特产的银鱼虾蟹,明初还在北方属“稀品”,明中期后全能轻松买到。普通家庭摆宴请客,都常用金银器皿,摆几十种山珍海味。以至于一顿宴席花费,就是家里数月生活费。《皇明疏钞》里也统计:十六世纪中后期,淮安一府每年酿酒,就要消耗小麦百万石,相当于上万边军的军费!

隆庆年间军事家杨博也感叹过,宁夏边地军户家的女子,出门也要戴名贵首饰。《客座赘语》里记载,隆庆年间时,明朝百姓的服饰风尚,还是十年一变,万历年间时,竟是三年一变。各种奇装异服年年刷新眼球。苏松地区的集市,到了各类宝货人流“如山如林”的地步。北京城的每年描绘,也是“人烟凑集”。消费风气空前火热。所谓“明朝资本主义萌芽”,这类火热场景,就可浓缩说明。

原创文章,作者:古汉服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hanfu.com/3363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