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古汉服首页
  2. 历史人物

著名说客郦食其的智谋才能怎么样?他的一生都经历了什么

  西汉萧何、张良、韩信被称为“汉初三杰”,这三人为汉高帝刘邦建立西汉王朝立下汗马功劳。今天小编就为大家详细解读一下~

  哪怕在运筹帷幄上不及张良,镇国抚民比不上萧何,但是嗜酒成性、放荡不羁,自称“高阳酒徒”的郦食其却十分对刘邦的胃口,甚至两人的相遇也非常有意思。那时前有陈胜、吴广揭竿而起,天下郡县纷纷相应,路过高阳这个地方的英雄豪杰一批接一批,但郦食其都没有出山的打算。“县中贤豪不敢役,县中皆谓之狂生”,被同乡人评价为“大恶人”的郦食其眼睛是雪亮的,他认为这些人都是“皆握齱好苛礼自用,不能听大度之言”,不值得自己卖命,反而是听说刘邦来后立刻“翻脸”,让邻里故人的儿子为自己引荐。

  “人皆谓之狂生,生自谓我非狂生”,郦食其在面对刘邦时还是很谦虚的,甚至放下了“狂生”的架子。反而是刘邦一点没有礼贤下士的意味,不仅没有亲自拜访郦食其,还在郦食其主动上门时“倨床使两女子洗足”,生活滋润极了。不知郦食其是不是被气到了,不仅没有倾身下拜,反而说出了大逆不道的话来:“足下欲助秦攻诸侯乎?且欲率诸侯破秦也?”刘邦本来就是靠“抗秦”的名义拉起军队来的,要是转头帮助秦朝,可能在睡梦中就被人摘了脑袋。于是刘邦破口大骂:“竖儒!夫天下同苦秦久矣,故诸侯相率而攻秦,何谓助秦攻诸侯乎?”。这活正中郦食其下怀,于是他诘问刘邦为何用这种倨慢不礼的态度来接见长者。刘邦立刻领悟过来,“辍洗,起摄衣,延郦生上坐,谢之”,郦食其就这样成为了刘邦手下的谋士之一。

image.png

  二、一拍即合,驰使诸侯

  此时的刘邦虽然起家多日,但终究是小打小闹,“下起纠合之众,收散乱之兵,不满万人,欲以径入强秦,此所谓探虎口者也”。早已收起轻视之心的刘邦不耻下问,郦食其先是谈到了昔日六国合纵连横所用的谋略,后来建议刘邦攻打一个叫陈留的地方。“陈留,天下之旻,四通五达之郊也,今其城又多积粟”。为了展现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郦食其先一步来到陈留,劝说县令投降,在见到刘邦的大军后,陈留果断投降了,郦食其也得到了广野君的封号。当时郦食其的弟弟郦商也通过招兵买马聚集了数千人,也被郦食其“忽悠”过来投靠了刘邦。就这样,郦食其与刘邦成了黄金搭档,刘邦带兵四处征战,“郦生常为说客,驰使诸侯”。

  攻下陈留后,刘邦一路高歌猛进,但部分秦将还是留有余力,若是一个一个打下去,肯定是比项羽要慢的。“及赵高已杀二世,使人来,欲约分王关中”,赵高这等小人刘邦自然是不会相信的,于是他派出郦食其、陆贾游说武关,自己又数次击败秦军,终于看到了胜利的曙光。然而势单力薄的刘邦不敌项羽,在鸿门宴中偷偷溜走,也失去了支配天下的权力。虽然自毁栈道以示不再有东出的想法,但暗地里搞事谁不会啊,先暗渡陈仓,打败了拦着自己的章邯、司马欣、董翳,后与不满项羽的诸侯们组成联军,还派出郦食其前去游说齐国,但二人都不会想到这一别竟是天人相隔。

  三、唇齿建功,天人两隔

  楚汉相争历时四年,虽然项羽已经是众叛亲离,但刘邦依然不是他的对手,除了趁项羽深陷于齐国,自己和诸侯们组成联军攻占了项羽的老家彭城外,强势的项羽仅率领三万骑兵就将之击溃不说,甚至一度逼得刘邦要放弃成皋以东的地盘以摆脱数次被围的尴尬局面。“楚人拔荥阳,不坚守敖仓,乃引而东,令适卒分守成皋,此乃天所以资汉也”,郦食其站出来拉住了又想逃跑的刘邦,将荥阳、成皋的重要性一一道来,还在燕国、赵国已经平定的情况下自荐前往齐国说服齐王投降,刘邦欣然应允。

image.png

  于是乎刘邦正面抵抗项羽,郦食其则前往齐国游说齐王。要说这齐国也是爱“搞事”,先是故齐王田氏宗族的田荣不满项羽的分封,第一个站出来反对项羽,田荣兵败被杀后,项羽指派的新齐王田假又被田荣的弟弟田横击败,“田荣子广为齐王,而横相之,专国政,政无巨细皆断於相”。郦食其来到齐国后道出了楚汉孰优孰劣:“项王有倍约之名,杀义帝之负”,“汉王发蜀汉,定三秦;涉西河之外,援上党之兵;下井陉,诛成安君;破北魏,举三十二城:此蚩尤之兵也,非人之力也,天之福也”,没费多大劲就说服了齐王田广和田横。但郦食其却没想到自己会被韩信给“阴”了,眼见郦食其兵不血刃拿下了齐国七十余座城池,还天天和齐王饮酒作乐,气不过的韩信在夜间率军突袭齐国。田广和田横一听慌了,认为是郦食其出卖了自己,威胁他若是不能让汉军退兵便杀了他。“举大事不细谨,盛德不辞让”,无奈的郦食其慷慨赴义,被田广烹杀。

  韩信和郦食其都将目光放到了齐国身上,但一文一武的想法明显不一样,虽然韩信厉兵秣马准备东进攻齐时,但听说郦食其已经说服齐王加入联盟后是打算收手的。然而辩士蒯通却劝说韩信继续用兵,“将军将数万众,岁馀乃下赵五十馀,为将数岁,反不如一竖儒之功乎?”直接陷郦食其于死地。视刘邦为知己明主的郦食其自然不愿意为齐国谋划,被齐王烹杀。若不是韩信启贪功之心,从蒯彻之说,让郦食其死于非命的话,郦食其真有可能跻身“汉初第四杰”。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原创文章,作者:古汉服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hanfu.com/18731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