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古汉服首页
  2. 历史解密

一心只想做木匠的朱由校,最后什么结局?

  明朝的皇帝们一个比一个奇葩,每一个皇帝的个性都很强,但是明朝也是最让人佩服的朝代,没有割地,没有和亲,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明朝276年的国祚中,共有16位皇帝,而这些皇帝中最奇葩的要数明熹宗朱由校。

  朱由校是明光宗朱常洛的长子,他的爷爷是明神宗万历,万历皇帝在位48年,是明朝在位时间最长的皇帝,父亲是皇帝,身为太子的朱常洛就只能干等着,这一等就是20年,朱常洛当了整整20年皇太子,终于在1620年,万历皇帝驾崩,朱常洛才真正当上皇帝,可是朱常洛也实在是不争气,等了20年,却当了一个月的皇帝就驾崩了,人称“一月天子”。

  朱常洛死后,文盲朱由校就被东林党人匆匆推上了皇位,朱由校真的是个文盲,他的老爸朱常洛不受爷爷万历皇帝的待见,朱常洛自己每天都过得战战兢兢,根本没有时间去督促儿子学习,再加上朱常洛可能觉得识文断字对自己的孩子来说可能会是祸患,于是也没有怎么去管他,可是朱由校再怎么说也是太子的儿子,他不可能像其他人家普通的孩子那样出去四处玩耍,但是在老爸的太子府中每天闲呆着又很无聊,于是可怜的朱由校只能自己找东西玩,那些被当做摆设的木工艺术品成了他最开始的玩具,也正是因为如此,养成了朱由校对木工的浓厚兴趣。

image.png

  朱常洛暴崩后,年仅16岁的朱由校登基为帝,朱由校根本不知道如何当皇帝,也没有人教过他,他的老爸朱常洛根本不管他,他的母亲很早就去世了,跟他最亲近的人,就是他的奶妈客氏,朱由校即位之初,就封乳母客氏为奉圣夫人,颇为优容,当权的东林党人担心客氏干政,于是建议按照惯例驱赶客氏出宫,客氏是个有心机的女人,她知道只要自己牢牢抓住皇帝,那其他任何人都奈何不了她。客氏还与自己的对食魏忠贤相联手,组建阉党,与东林党对抗。

  朱由校虽然每天做木匠活不问政事,但是他并不傻,阉党和东林党两党相争对自己是最有利的,如果内外朝全部一心的话,那他的皇帝就不好做了,虽然他一手扶持阉党,用阉党打击东林党,但在国家大事上他从来不含糊,他任用袁崇焕抵御后金部队,启用熊廷弼任兵部尚书兼右副都御史,经略辽东。

  升任参将毛文龙为副总兵,并派他守镇江。同时朱由校还下诏为张居正平反,录方孝孺遗嗣,优恤元勋,给予祭葬及谥号。这一系列的举措至少表明朱由校还是有所作为的,魏忠贤也不过是他的棋子而已,如果没有他的支持,魏忠贤再怎么狡猾也就是个太监,当时东林党气势太盛,所以要打压打压他们,可是朝中大臣基本上都是东林党的党羽,于是他必须培植属于自己的势力,这个时候,刚好魏忠贤冒了出来,再加上魏忠贤是个阉人,对皇权本质上构不成威胁,历朝历代只有大臣谋权篡位当皇帝的,还没有听过有太监当皇帝的,所以对于魏忠贤,朱由校是放一百个心。

  可是魏忠贤也是人,也有对权力的渴望,尤其是可以通过权力减轻一下身体上不足的痛苦,刚开始魏忠贤是条狗,可是时间长了,狗就变成了狼,而且是一只会吃人的恶狼,朱由校喜欢做手工,终年不倦,魏忠贤也很会来事,每次奏事总是挑在朱由校做木工正紧张的兴头上,朱由校根本没有耐心听下去,只说这件事自己已经清楚了,至于怎么办你们自己看就行,于是魏忠贤就借着朱由校的名义矫诏擅权,贪赃枉法无恶不作,甚至于后来人们称魏忠贤为九千岁,离万岁仅一步之遥。

  魏忠贤与客氏狼狈为奸,一个在外朝一个在内廷,完全把持了朝政,客氏在后宫养了好多绝色美女,把她们献给朱由校玩乐,更可怕的是,她一旦发现哪个妃子或宫女怀有身孕,就立刻害她们堕胎,即使是皇后也没有逃过她的魔爪,这就是为什么朱由校直到死都没有一个孩子的原因。

  朱由校爱做木匠爱到了一种境界,他心灵手巧,对制造木器有极浓厚的兴趣,凡刀锯斧凿、丹青髹漆之类的木匠活,他都要亲自操作乐此不疲,甚至废寝忘食。他手造的漆器、床、梳匣等,均装饰五彩,精巧绝伦。史书上记载,明代天启年间,匠人所造的床,极其笨重,十几个人才能移动,用料多,样式也极普通。

  朱由校便自己琢磨,设计图样,亲自锯木钉板,一年多工夫便造出一张床来,床板可以折叠,携带移动都很方便,床架上还雕镂有各种花纹,美观大方。据说,凡是他所看过的木器用具、亭台楼榭,都能够做出来。朱由校喜欢建造房屋,喜弄机巧,常常是房屋造成后,高兴得手舞足蹈,反复欣赏,等高兴劲过后,又立即毁掉,重新造新样制作,从不感到厌倦。他就这样拆了建,建了拆,从不厌倦。

  天启五年到天启七年间,明朝对皇极殿、中极殿和建极殿进行了规模巨大的重造工程,从起柱、上梁到插剑悬牌,整个工程中朱由校都亲临现场。他既是设计师,又是建筑师,还是施工者,不可谓不厉害。

image.png

  因为朱由校时常忙于玩乐,疏于朝政,所以他把公务一概交给了魏忠贤,大明王朝就在魏忠贤的手里风雨飘扬,由于玩乐过度,导致朱由校一身疾病,他时常面无血色,虚弱乏力,天启七年八月,朱由校在客氏、魏忠贤等人的陪同下,到西苑游船戏耍。在桥北浅水处的大船上饮酒。又与王体乾、魏忠贤及两名亲信小太监去深水处泛小舟荡漾,却被一阵狂风刮翻了小船,不小心跌入水中,差点被淹死。

  虽被人救起,但经过这次惊吓,却从此落下了病根,多方医治无效,身体每况愈下。后来尚书霍维华就进献了一种名为“灵露饮”的“仙药”,因其味道清甜可口,朱由校便天天饮用,以致得了肿胀病,逐渐浑身水肿,最终卧床不起。八月乙巳,朱由校在乾清宫召见内阁大臣、科道诸臣,下诏说魏忠贤、王体乾对皇帝忠心耿耿可以用来商议国家大事。并且封魏忠贤的侄子魏良栋为东安侯。

  朱由检

  朱由校预感到自己来日不多,便召五弟信王朱由检入卧室,说:“来,吾弟当为尧舜。”命他继位,次日,召见内阁大臣黄立极,说:“昨天召见了信王,朕心甚悦,身体觉得稍微好些了。”八月乙卯,朱由校驾崩于乾清宫。

  纵观朱由校的一生,他不是个好皇帝,但是个好木匠,他做皇帝在很大程度上是没有选择的无奈,天启皇帝的一生富贵至极,却也耗尽了大明朝最后的一点国力,在他死后仅仅十七年明朝就土崩瓦解,《明史》对他的评价是:明自世宗而后,纲纪日以陵夷,神宗末年,废坏极矣。虽有刚明英武之君,已难复振。而重以帝之庸懦,妇寺窃柄,滥赏淫刑。忠良惨祸,亿兆离心。虽欲不亡,何可得哉。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原创文章,作者:古汉服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hanfu.com/18687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