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祭服与朝鲜祭服之区别

祭服的使用者、使用场所 《大明会典》记载很明确: 凡上亲祀、郊庙社稷、文武官分献陪祀,則服祭服。 因此,祭服,是文武大臣陪同天子,举行国家高等祭祀时的着装,是最隆重的礼服之一。 如今,不论何祀,多用祭...

祭服的使用者、使用场所


《大明会典》记载很明确:
凡上亲祀、郊庙社稷、文武官分献陪祀,則服祭服。
因此,祭服,是文武大臣陪同天子,举行国家高等祭祀时的着装,是最隆重的礼服之一。
如今,不论何祀,多用祭服,其使用者、使用场合都有待商榷。
对于祭祀所用服饰,会典另载:祭之日质明、主祭以下各具服:主祭者、先居官则唐帽束带,妇人曾受封者則花钗翟衣,士人未为官者、则幅巾深衣,庶人则巾衫结条,妇人则大襖长裙、首饰如制。
官员祭服,明代还有规定:品官家用祭服,三品以上去方心曲领(嘉靖之后祭服不再用方心曲领),四品以下并去佩绶。
祭服的形制
祭服整体形制与朝服是一致的,因此关于祭服的大部分细节记载都在“朝服”条中。
明代朝服、祭服见于会典的记载有两次定制,一次洪武二十六年,一次嘉靖八年。嘉靖年间对大礼服均作了较大的更订,形成了最后的定式,因此以嘉靖朝制度为最主要的标准。
大明祭服
明代祭服与朝鲜祭服之区别
祭服的组成
梁冠:
公冠、八梁。加籠巾貂蟬,立筆五折,四柱,香草五墑,前後用玉為蟬。
侯冠、七梁。加籠巾貂蟬,立筆四折,四柱,香草四墑,前後用金為蟬。
伯冠、七梁。加籠巾貂蟬,立筆二折,四柱,香草二墑,前後玳瑁為蟬,俱左插雉尾。
駙馬冠與侯同,不用雉尾。
一品冠、七梁。二品冠、六梁。三品冠、五梁。四品冠、四梁。五品冠、三梁。六品七品冠、二梁。八品九品冠、一梁。
祭服梁冠与朝服梁冠,为同样制度,并未见有别制祭冠的记载。梁冠冠体,为金黄色,承梁部分为黑色,系带垂缨为青色,打结虚悬于颌下。而朝鲜别制祭冠,用纯黑,与明朝不同。
衣裳:
上衣,用青羅,皂緣。長與朝服同(其長過腰指寸七寸,毋掩下裳)。
下裳,用赤羅,皂緣。制與朝服同(下裳七幅,前三後四,每幅三襞積,赤羅,青緣)。
中單,白紗為之,青緣。
洪武二十六年定方心曲领,嘉靖八年去方心曲领,朝鲜一直使用。
4.png
明代祭服与朝鲜祭服之区别
蔽膝:赤罗,今常常用皂缘,考其谬误之出,一是误以朝鲜之皂缘裳为蔽膝,二是网络版《大明会典》标点误为:“赤羅裳、皂緣赤羅蔽膝。”而制作者未辨,导致此谬误传播甚广,至今犹然。
大带:表裏俱素,惟兩耳及下垂緣以綠色,又用青組約之。
从容像与出土实物上看,后来大带已不用。
革带:青鞓(外裱)。公侯駙馬伯一品玉。二品犀。三品四品金。五品銀鈒花。六品七品銀。八品九品烏角。
嘉靖年记载蔽膝、大绶、珮玉都是系于革带上,因此革带之后无带版。但考虑明代革带一律虚束,这种悬系法非常不利于活动,且容像上也没见到此类形制,因此估计现实中这种用法使用并不普遍,另还有一种可能,即革带实束,则悬系无妨碍,这种可能性亦待考。
珮玉:一如詩傳之制。去雙滴及二珩。其三品以上用玉。四品以下用藥玉。
珮玉外亦有用纱袋,多为绛色。
笏:公侯駙馬伯一品二品三品四品五品用象牙,六品七品八品九品用槐木,涂以白色。无论质地如何,笏都有一定曲度。
袜履:会典记载为白襪、黑履,但参考容像,除明初杨洪画像符合外,后来一律用云头履,赤地绿缘。
大绶:
嘉靖时期定大绶各照品級花样织造,绶环不织于大绶,以小绶编结悬挂。
一品、綬用綠黃赤紫四色絲、織成雲鹤四色花錦、下結青絲網。綬環二、用玉。
二品、綬用錦雞,綬環用犀。餘同一品。
三品、綬用黃綠赤紫四色絲、織成雲孔雀花錦、下結青絲網。綬環二、用金。
四品、綬用雲鴈,餘同三品。
五品、綬用黃綠赤紫四色絲、織成白鷴花錦、下結青絲網。綬環二、用銀鍍金。
六品七品、綬用黃綠赤三色絲、織成鷺鷥鸂鶒花錦、下結青絲網。綬環二、用銀。
八品九品、綬用黃綠二色絲、織成黃鸝鵪鶉練鵲花錦、下結青絲網。綬環二、用銅。
雜職未入流品人員照九品官。
小绶,所指为两样,一是衮冕中与大绶为同等质地织造,较大绶小,用以挂玉佩。一是大绶上编结以挂绶环的织物带,用色各不同。朝服、祭服无写到小绶,但按会典插图、文臣石像及文字描写,可知大绶之上都有用到,其用色待考
 
朝鲜祭服
朝鲜祭服,早期与中国明代相同,自明亡之后,逐渐修改演变,李朝后期定型。现在韩国诸多祭祀表演,都沿用李朝末期祭服,因此形象资料非常多,对国内祭服复原影响极大。
明代祭服与朝鲜祭服之区别
明代祭服与朝鲜祭服之区别
朝鲜祭冠:
朝鲜把朝服梁冠,和祭服祭冠分开,形制基本一样,只是祭冠全用黑色,系带垂缨也用黑色,且不垂系与颌下,而是盘绕簪上,垂于耳畔。李朝末年金榮善上高宗疏中提到:“朝冠、祭冠,原來同制,而今也則分用焉。”可知是朝鲜后期的自创,与明代不同。如今中国国内,制作祭服梁冠,都效法朝鲜祭冠,十分不妥。
衣裳:
上衣:早期同明朝,青衣皂缘,后期衣服如深灰色,缘边还是黑色,看上去似一色,因此衣缘处都加白线,此白线是朝鲜自创,但对中国国内现今祭服制作影响极大,至今不改。左右开衩至腋下,缘边也延伸至腋下。两袖不敞,下部缝合。且衣、袖奇短,与明制相去甚远。
下裳:赤罗裳,皂缘,但依然延续明初制度,前后分片,不相连属,缘边也用白线。朝鲜的裳,也是奇短奇窄,以致很长时间被误认为是中国的蔽膝。
方心曲领:朝鲜一直沿用方心曲领至今,明代在嘉靖八年废除。朝鲜的方心曲领,如其圆领一样固定。
中单:白纱,青缘,左右开衩较低,后身亦开衩,同样非常短窄。
朝鲜祭服、朝服、中单甚至衮服,全用白护领,而中国明朝,此类礼服一律不用。
蔽膝:赤罗,变形严重,成为小小一片红布,缝缀在左胸。
大带:形制与明同,亦不用两耳,但上下全用赤缘,不用青组,且缩短太多,以致下垂部分只到两腋,而上部束带部分,自腋下开衩束于上衣之内,较之明制变化极大。也曾影响中国国内的祭服制作,导致大带也垂在身体两侧。
革带:外形变成四方形,两撻尾逐渐退化。
珮玉:非常短小,纱袋都用青色。
笏:没有曲度,完全平直且短小。
袜履:如明制,白襪、黑履。
大绶:绶环直接织在大绶上部,下部织以飞禽纹样,纹饰较多。朝鲜大绶直接与大带缝在一起。
3.png
中国明代祭服与朝鲜祭服对比
两者差异极大,以朝鲜祭服为蓝本,来复原中国祭服,不能照搬一切细节,否则会出现大量错误,且造成骨牌效应,影响极大,不可不慎!
明代祭服与朝鲜祭服之区别
明代祭服与朝鲜祭服之区别
明代祭服与朝鲜祭服之区别

猜你喜欢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