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古汉服首页
  2. 历史人物

大名鼎鼎的王世充是如何登上历史舞台的?

  平定江南,朝廷本来有很大的优势,可鱼俱罗和吐万绪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愿意卖力剿匪,以至于江南的局势一直动荡不堪。隋炀帝认真总结之后,决定找一个性格阴狠,手段毒辣的人前去平乱。

  于是,大名鼎鼎的王世充正式登上了历史舞台。下面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解读,接着往下看吧~

image.png

  王世充,原本姓支,是西域的胡人。后来,王世充的家族迁徙到新丰(今陕西省西安市临潼区),在此地定居下来。

  据说,王世充的祖父很早就去世了,祖母带着王世充的父亲支收一起生活,后来改嫁给一个叫王粲的人,父子二人因此改姓王氏。父亲支收是个很有出息的人,最后做到了汴州长史之职,为家族的繁荣打下了基础。

  家庭环境好,王世充便不用为生计发愁,他将所有精力都耗费在了书籍上,最终学有所成。王世充不仅对经史、兵法、律令有涉猎,还精通卜卦算命、天文历法,外加口才伶俐,善于辩论,是名副其实的超级学霸。这样高情商,高学识的人,注定就是成功者,只要别人给他个机会,他就可以一飞冲天。

  隋文帝统治期间,王世充因为军功混到了仪同三司(隋朝分为上开府仪同三司、开府仪同三司、上仪同三司、仪同三司),兵部员外郎。为官期间,王世充经常向朝廷进言,因为他通晓朝廷律法和制度,又具备诡辩的才能,经常利用制度的漏洞来徇私舞弊,文武百官又说不过他,只好在暗地里画圈圈诅咒,因此王世充在朝野的风评并不是特别好。

  隋炀帝的性格颇为刚直,眼睛里容不得沙子,王世充善于诡辩的特长刚好成为他晋升的限制因素。从史料也看得出来,隋炀帝登基之后,根本找不到王世充的升官记录,哪怕是亮相的记录也很少。

  隋大业六年(610),王世充迁任江都郡丞。

  大家可别理解错了,以为江都是隋炀帝的龙兴之地,把王世充安置在这里就是对他的一种重用。事实上,江都郡的一把手是郡守,官居正三品,至于郡丞,另外一种叫法是赞治,专门掌管官府的文书起草工作,可以理解为省委办公厅秘书处的处长,首长的行政秘书。简而言之,很没有地位的存在。

  就在这一年,隋炀帝下令营建江都宫,派遣心腹大臣张衡到江都监工。

  隋炀帝还是晋王的时候,张衡便跟随在他身旁,谋夺太子之位一事,宇文述是执行人,而张衡才是幕后策划人。隋炀帝做皇帝之后,开始大兴土木,修建汾阳宫时,张衡就劝过他,说这几年上马的工程太多,有一些工程有必要,可还有一些确实劳民伤财,应该引起隋炀帝的重视。

  隋炀帝是个颇为自负的人,张衡的话虽然很委婉,却还是有指责他的意思,这让他颇为不爽。最主要的,隋炀帝觉得张衡是他的心腹,应该能明白他的良苦用心,如今看到好朋友与自己唱对台戏,隋炀帝的心中顿时升起一股失落感。

image.png

  杨广虽然很不开心,却并未向张衡问罪,在随后的日子里,杨广有意减少张衡在百官面前露脸的机会,让他逐渐淡出了权力的核心圈层。事实上,隋炀帝这样做是有意警告张衡,让他回心转意和自己站在一起,令他没想到的是,被边缘化的张衡并没有向隋炀帝低头认罪的打算。

  两人心里都很不开心,就是不主动说话,谁先说话谁就是输家。张衡和隋炀帝的关系,就像现在的小情侣吵架。

  嘿!朕好歹也是个皇帝,你先认错,给朕个台阶会死啊?

  不给,就是不给。

  僵持一段时间之后,隋炀帝打算进一步治理张衡。

  当时,外地的工程项目非常之多,隋炀帝便打发张衡去外地出差,让他监督工程的建造。有一次,隋炀帝去汾阳宫巡视,刚好张衡在附近建造楼烦城(今山西省原平市境内),既然如此,你就来给朕当面汇报一下工作吧?

  领导嘛,就是想看一下你的工作状态,精神面貌如何。有趣的是,隋炀帝见到张衡的第一眼就惊呆了,他以为长期在外地工作会很辛苦,至少会变得消瘦吧,没想到张衡的身材居然有些发福了。瞧着张衡的滑稽样,隋炀帝气乐了。

  算了,你还是去帮朕监督修建江都宫吧。

  当时,楚国公杨玄感也在江都视察工作,二人便站在一起侃大山,说着说着就聊到了已经去世的薛道衡(隋朝的大文豪,为人却有点不知轻重,很像三国时期魏国的杨修,死因和杨修极为相似)。张衡评价,薛道衡满腹才华,年纪轻轻便去世,实在是有点可惜啊。

  薛道衡是皇帝下诏处死的,你这样说,岂不是指责皇帝的不是?

  据史料记载,杨玄感转身就将此事捅到了隋炀帝跟前,还诬陷张衡对皇帝处死薛道衡一事颇有微词,实在是居心不良,诽谤君上。直到此时,隋炀帝对张衡算是彻底失去了耐心。

  谁曾想,张衡一事引起了王世充的注意,他听说隋炀帝想对张衡动手,于是递了一道奏折,声称张衡故意削减江都宫的御用物品。就这样,原本是朋友间的赌气,可一来二去居然变成张衡欺君罔上。

  事情变了性质,处理办法自然会不一样。

  随后,隋炀帝下诏将张衡打入大牢,等候处置。杨广原本打算杀张衡,可冷静之后才发现,张衡这些年还是帮他干了不少事的,至少可以功过相抵,因此将他贬为平民,让他回家养老去了。张衡虽然躲过此劫,可回到家后居然被小妾举报,说他回了家还不安生,经常妄议朝政,诽谤皇帝。

  张衡身为隋炀帝的近臣,自然知道不少秘事,如果放任他满口胡柴,说不定就会捅出什么争夺太子时的秘闻(比如收买隋文帝和独孤皇后的亲信,欺骗父母的感情之类的),隋炀帝这才下令赐他自尽,了结了此事。

  据史料记载,王世充在此事中的表现深合隋炀帝的胃口,隋炀帝因此命他接替张衡,继续监造江都宫。可即便如此,王世充不过是个江都郡丞,头上还有位江都太守,想要在皇帝面前出彩,必须得拿出点儿真本事啊。因此,修建江都宫时,王世充极尽奢侈之能事,又搜刮了不少奇珍异宝进献给隋炀帝。

  领导都喜欢会办事,不争功的人,而王世充恰恰就是这种人。

  我们能说王世充卑鄙无耻吗?能说他投机取巧吗?

  社会就是这样现实,有才华有能力的人不一定受领导的赏识,面对这种情况,有些人选择继续默默无闻,维持正人君子的纯洁形象,有些人则选择干点为人所不齿的龌龊事,以求进身之阶,这本就无可厚非。

  吐万绪和鱼俱罗死了之后,隋炀帝就想到了颇有心机的王世充。圣旨很快下达,由王世充自行征调淮南府兵,尽速剿灭刘元进等叛党。值得一提的是,这支淮南官军正是王世充后来争夺天下的子弟兵。

  吐万绪和鱼俱罗被杀后,刘元进又打回到长江边上,王世充刚刚渡过长江,刘元进就对他发动了猛烈的攻击,砍了一千多个官军脑袋。

  很奇怪吧,王世充为什么会输呢?

  其实很简单,王世充的兵也是地地道道的农民,没有战争经验,只不过武器配备稍微好一点罢了,碰到刘元进的起义军,双方拼的完全是人海战术。遗憾的是,起义军人多势众,实力碾压,王世充就是打不过啊。

  面对人山人海的敌军,王世充只好独坐在中军大帐愁眉不展。怎么办,皇帝重用你,确实是飞黄腾达的好机会,但是要把命搭在江南,是不是有点儿不太划算了?王世充很纠结,非常纠结。

  不行,先撤一步再说,大军退守到延陵栅。

  刘元进看到王世充服软,底气变得十足,他命手下用茅草扎了无数个火把,打算顺着南风,来个火烧连营,为王世充举办一个火把节大狂欢。

  王世充彻底颤抖了,南风刮得呼呼作响,如果让刘元进得逞,自己岂不是要变成烤乳猪?别撑了,收拾东西,赶紧渡河北上,逃命去吧。

  有趣的是,就在王世充逃跑的当口,风向突然由南风变成北风。请注意,这里并没有诸葛亮之类的神仙操作天气,因为战场位于长江边上,气流变化非常频繁,风向转变是常有的事。

  火势刚刚逆转,起义军就玩起了老把戏:鸟兽散。前面说过,起义军为啥战败之后还要参军,因为在战场上被敌军捅死的概率很小,可是在熊熊大火面前,只要你跑慢半步,就可能成为一堆黑炭,没人会给你顶锅。

  王世充本来不想打,可看到起义军斗志全无,四散逃命,因此命大军追击掩杀,起义军半数以上的人要么死于大火,要么被王世充斩首。

  有时候,人真的得信命。瞧瞧刘元进,你说吐万绪来打你,你打不过,咱们情有可原。王世充来打你,你打得过,可老天爷不帮你,这说明了啥?说明这个时代真的不属于你呀,你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刘元进对朱燮说道:“兄弟啊,这仗确实没法打下去了,要不咱们就和官军展开决战,一战定输赢吧。”

  就这样,官军和起义军就地展开决战,刘元进和朱燮双双被杀身亡,江南第一批造反的起义军首领自此全军覆没。老大被杀,还有大量的流寇散布各地,这对地方安定来说是个巨大的隐患。

  就在此时,王世充做了一件人神共弃的事情:他召开新闻发布会,宣称自己会举行一个受降仪式,但凡参加过刘元进起义的将士,不管你的身份背景,不管你做过什么恶事,只要在规定的时间内前往通玄寺(今浙江省台州市天台县境内)投降,一律既往不咎。为了坚定散兵游勇们投降的决心,王世充亲自在通玄寺的佛像前焚香为誓:只要起义军将士前来投降,朝廷绝不会痛下杀手。

  王世充是隋炀帝任命的前线主帅,说出的话自然有朝廷威信做担保,更何况王世充亲自在佛像面前起誓,如果违背了诺言,难道不怕遭报应吗?

  好,兄弟们就信你一次。

  这样一来,原本准备逃亡的人纷纷赶了回来,大概有三万多人。悲剧的是,三万多人整整齐齐地站在通玄寺庙门内,王世充居然当场翻脸了,他命官军将这帮人带往一个叫黄亭涧的地方,悉数活埋。

  自古以来,坑杀降卒的事情也出现过几次,比如秦将白起在长平坑杀赵国四十万降卒,项羽在新安坑杀巨鹿战役中的秦国降卒二十余万,曹操在官渡之战中坑杀袁绍七万降卒,薛仁贵活埋十三万回纥降卒,郭子仪在安史之乱中坑杀薛忠义的七千骑兵。不过,干这种事情肯定会有原因的。

  比如,重创敌人的有生力量。长平之战,秦国白起的军队伤亡惨重,虽然赵军表示投降,可四十万士兵摆在那儿,谁能放心?必须得杀。

  比如,粮食供给不足。你突然收编这么多兵马,总得养活他们吧?养不起?那对不起,要么放他们回去,要么将他们诛杀。曹操在官渡之战中,把袁绍的乌巢基地烧毁,自己家又没有粮食可吃,这才将袁绍的7万降卒全部坑杀。

  比如,威慑敌军。不管是哪一种坑杀,或多或少,都有威慑敌军的意图。

  比如,统军主帅心理变态,喜欢用杀戮来满足自己的变态需求。

  王世充又属于哪一类?

  缺粮吗?不缺,况且这些人造反,并不是为了填饱肚子。

  重创敌人的有生力量?完全没必要,这场战役并非决定天下走势的战役,更何况隋朝人口本就很多,叛军盘踞在各地,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难道王世充本性嗜杀?

  遗憾的是,史书只说王世充阴险狡诈,善于伪装,喜欢接纳豪杰壮士,并没有说他有嗜杀的本性。既然如此,王世充为何会做下这种人神共愤的事儿?这可是将先前的伪装全部撕了下来啊,你出尔反尔,以后谁还愿意跟着你?不怕这件事以后被政敌当作攻击你的把柄吗?不怕自己因为此事遗臭万年吗?

  想要诱使一个人去干猪狗不如的事情,除非有天大的利益在等着他。如果所料不错,王世充可能是看准了隋炀帝急于消灭叛军的心思,因此故意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争取隋炀帝提拔和重用他。

  事实证明,王世充的这步棋确实走对了。至少在这个时间节点,隋炀帝对他的表现极为满意,这也让王世充的仕途迈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原创文章,作者:古汉服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hanfu.com/17214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