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古汉服首页
  2. 历史人物

唯一敢跟皇帝抢女人的人,揭秘李师师的三角恋

  李师师应该北宋时期真实存在的一个人物,因为诸多宋人笔记里都曾经提到过她,传说李师师色艺双绝,通晓诗词音律,早年因为父亲牢狱身死而流落风尘,李师师因为身世的缘故,所以给人的感觉始终总是淡淡的忧伤,喜欢凄婉清凉的诗词,爱唱哀怨缠绵的曲子,常常穿着乳白色的衣衫,轻描淡妆,更让冶游狎戏的文人们心痒难禁的是李师师有一颗美人痣,这一切都让李师师以一种“冷美人”的形象,而让文人雅士大为传诵,当李师师的艳名传播到徽宗的耳朵时,徽宗按捺不住情欲的蠢蠢欲动,一日,徽宗便身着文士的服装,幕名而访,一夜风流缱绻如饮甘饴,自此神魂颠倒而情致加倍,当朝皇帝爱上了民间妓女的消息一如现在的官场小道消息,一夜传遍京师。史载,食不甘味的徽宗皇帝因为不能经常与师师共渡良宵而闷闷不乐,一日在团扇上写下了““选饭朝来不喜餐,御厨空费八珍盘”的诗句,手下一位揣摩徽宗心思的文臣应对“人间有味俱尝遍,只许江梅一点酸。”这一点酸其实就是暗指李师师。下面小编为大家详细介绍一下相关内容。

image.png

  宋人张端义在《贵耳集》中记载了李师师和周邦彦的一段轶事,隐约说明了宋徽宗和大词人周邦彦共同追求名妓李师师,争当李师师情人的故事。这段轶事如下,说有一天,当李师师得知徽宗患了感冒,料想不会再来了,于是就单独约了周邦彦,周大才子不畏艰险冒着砍头的危险,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的如约前来,却没曾想宋徽宗不顾龙体欠安而带病猎艳,得知皇帝要到,周大才子便狼狈的匿于师师床下。徽宗携新橙一颗,说是江南新贡,以讨好师师,而后颠鸾倒凤带病操作,周邦彦彼时在床下这感觉,五味杂陈,然后越想越不是滋味,遂隐喻成著名的《少年游》,词中写道“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指破新橙,锦幄初温,兽香不断,相对坐调笙。低声问:`向谁行宿,城上已三更'。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

  不得不说,周邦彦这首词写得太好了,李师师爱不释手,也不知道师师是得意忘形呢?还是炫耀自己的歌技,当徽宗皇帝二次光顾时,师师竟然为徽宗弹唱此词,徽宗心想如此隐密之事,何人所知?后侦知为周邦彦所作时,不由妒由心生,大怒之下,便把周大才子赶出了京城。李师师虽然流落风尘,却是一个有情有义的人,当周大才子一不小心因词获罪时,师师冒着风雪为周邦彦送行,并把一首周新作的“兰陵王”词再次唱给徽宗听,当徽宗看到师师星泪点点、娇容憔损,特别是唱到“酒趁哀弦,灯映离席”时,已经是泣不成声,心疼梨花带雨的美人,竟然不由起了怜才之心,于是便赦免了周的罪名,把他召回,封他为“大晟乐正”,准他随时在李师师家走动。一对情敌居然划干戈为玉帛,还玩起了哥俩好,这真是宋史上最匪夷所思的事情。

image.png

  其实宋徽宗才是横刀夺爱的插足者,师师和周邦彦早就是老相好了,宋人陈鹄《耆旧续闻》中记载:“美成至注主角妓李师师家,为赋《洛阳春》云,‘眉共春山争秀,可怜长皱。莫将清泪湿花枝,恐花也如人瘦。清润玉箫闲久,知音稀有。欲知日日依栏愁,但问取亭前柳’”从《洛阳春》中不难看出周邦彦对李师师的赞美和同情,并规劝她找个知心之人出嫁,以解愁苦。可见,二人友谊深厚,绝非一般的泛泛之交。陈鹄所说的美成是周邦彦的号,而角妓即歌妓也,其实这非常符合宋代歌妓和才子相交的实际情况,名妓和词人交好,很对双方胃口,妓以词红,词以妓名。但我一直怀疑,彼时周邦彦已经六十多岁了,师师怎能看中这个糟老头子,并且念念不忘,居然冒着拂逆龙鳞的危险搭救周大才子呢?

  宋徽宗的结局我们早就知道了,其为自己的荒诞和嬉戏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这位用脑袋创作,用屁股思考政治问题的混第十三君主江山不保,国亡后受尽屈辱和折磨而死。而周邦彦虽然被后人称作“词家之冠”,实际上也和“奉旨填词”的柳永并无太大区别,所不同的是柳永轻浮孟浪的多而已,柳词轻佻,而周词含蓄。在宋代,当代作家们出入烟花柳巷并不少见,著名词人秦少游也被李师师的清丽脱俗所打动,并且免费的为李师师作过词,打过广告。就连一代才女冠绝天下的女词人李清照也对师师的身世充满了同情。至于后来《水浒传》里把二黑哥宋江也牵扯到李师师和宋徽宗之间,恐怕就有点牵强附会.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原创文章,作者:古汉服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uhanfu.com/14130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